您的位置: 首页 > 资讯频道 > 地产动态 > 直击CBD征拆:天亮出门凌晨回家成常态

直击CBD征拆:天亮出门凌晨回家成常态

发布时间:2016-09-08  来源:济南日报  点击:
 

 

  天蒙蒙亮就出门,到济南中央商务区征地拆迁指挥部二钢片区现场办公室上班,经常在次日凌晨回家……这样的生活,历下区统计局的周涛已坚持了11个月,周涛是征地拆迁指挥部第四片区的一名工作人员。经过近一年的靠上服务,他和不少被征收居民成了朋友。如今,周涛和同事们仍在尽全力帮助拒不签约的被征收居民,拿到政策规定的应得利益。

  工作人员临时居住在腾空的居民房中

  周涛的状态,也是征地拆迁指挥部2600多名工作人员300多个工作日夜的真实写照。连日来,本报记者走进济南中央商务区征地拆迁指挥部,探寻指挥部“24小时的故事”。

  工作人员刘喆腿上被蚊子咬得“遍体鳞伤”

  凌晨5点
 
  睡醒想到居民来协商就兴奋
 
  9月5日,周涛凌晨5点多就醒了,他有点兴奋,“48号楼一家还没签约的被征收居民最近想通了,听说今天回来协商。我得继续靠上服务,争取让她尽快签约,获得应得利益。”他说,一旦过了最后的签约期限,所有按期搬迁的奖励就没有了。
 
  7:00还不到,他已来二钢片区的48号楼,顺道看看已全部腾空、当天要拆除的33号楼。去年10月至今,周涛一直在指挥部工作。对他来说,早晨7点上班就算晚的了,之前最忙时,6点多就要接待咨询各类问题的居民。
 
  此时,出入指挥部大楼的综合协调组、督导组、指挥部办公室、民生教育助推组、片区现场办公室等工作人员络绎不绝:统计数据、部署当天工作、接待居民答疑解惑……
 
  与周围空荡的楼房相比,指挥部内格外忙碌。来自历下区城管局的夏冰作为指挥部办公室的一员,也开始了工作:更新昨天的签约、腾房情况,做成电子表格,同时更新办公室的挂图。还没吃完早饭,就有居民来咨询问题,夏冰放下手头的事,逐一回应。
 
  上午10点
 
  居民来签约后,微信群热闹起来
 
  9月7日上午10点,52号楼的张朋涛(化名)按照相关程序委托自己的儿子,来到位于指挥部四楼的第六片区千佛山工作组的办公室,进行签约。随后,同楼同单元的王超(化名)也来到这里,准备签约。这两家的签约意味着整个52号楼的签约工作将全部完成。笑容在每个工作人员的脸上绽放,多日的疲惫和劳累终于有了结果,墙上的进度表很快更新。工作组的微信群里沸腾了,发红包、各种搞怪的庆祝表情在群里不断出现。
 
  张朋涛曾经被认为是千佛山工作组“最不可能搬走的”住户,千佛山街道党工委书记徐希阳感触最深。7月19日,徐希阳再次与张朋涛交流。徐希阳站在楼下,与三楼的张朋涛隔着窗户喊话,不过,被张朋涛一顿奚落。之后,徐希阳经常在52号楼周围“遛弯”,碰到张朋涛就聊聊,知道他家有什么困难,都帮帮。近两个月来,仅促膝长谈就有十多次,碰面更是数不清。
 
  前几天,张朋涛家的煤气灶出了问题,向徐希阳打来求助电话。“交给我们,5分钟给你送过去!”徐希阳立刻让人买了炉灶、锅,又买了一箱方便面给他送了过去。
 
  9月6日下午,张朋涛点名让徐希阳到他家再谈一次,说徐书记不来,他就不签。徐希阳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进他的家门,但这却是让他最激动的一次。这次,张朋涛把徐希阳当成了朋友,一一提出了自己的要求,在合理合规、符合政策的前提下,徐希阳全部满足。张朋涛说身体不太好,徐希阳立刻为他安排了全身的检查。
 
  “尽管签了约,但我不打算放弃联系,我还会去和他长谈一次,从心理上继续疏导,让整个家庭重新走上一种健康的生活道路。”徐希阳说。
 
  徐希阳清楚地记得,他们组的一名工作人员,在签完自己对接的一户后,几个月的压力突然释放,趴在办公桌上失声痛哭……
 
  下午3点
 
  老太太哭诉化粪池坏了,立即去维修
 
  9月2日下午3点多,一尚未签约的老太太来到指挥部四楼,哭诉化粪池坏了,生活不便。工作人员当场承诺立即就去维修,并表示帮她租旅馆居住,老人婉拒后,两名工作人员搀扶老人下楼,送回家。
 
  对来自历下区人大的张挺来说,这样的场景再熟悉不过。张挺回忆,8月初他手头仅剩一户居民未签约。“连续一周,每天18:00那名居民下班,我就到他家去讲解政策,听取诉求,聊到第二天凌晨1点左右,再骑车回家。”张挺家住王官庄,“有时骑车回家路上,都感觉自己睁不开眼睛了。”
 
  经过一周劝说,被征收居民和张挺都已精疲力竭,被征收居民又要求张挺帮他在附近5公里内找一套满意的住房。“那段时间,我用手机下载了各种租房软件,能帮他找到中意的房子就行。”张挺说,白天一有时间他就出去找房子,直到8月12日这户居民搬家腾房,那天他开私家车帮忙搬了7趟家。那时起,原本不愿理他的居民把张挺看做朋友,甚至邀请他到家里坐坐。
 
  中午12点
 
  十几个马扎,围坐在一起交流工作
 
  中午,盒饭被送到指挥部,“不用打开,闻到这股味就饱了。”一名工作人员回忆,最初的4个月,连续吃一家店的盒饭,“一天中午,一名同事吃完饭脸色不好,我跟着出去,发现他全吐出来了。”那时他才发现,吃盒饭吃到吐,真不是传言。
 
  9月7日12点,记者走进70号楼一楼东户的历下区人社局的“前线指挥部”。这里陈设非常简单,一张沙发、一张桌子、十几个马扎,大家正围坐在一起交流上午的工作。历下区人社局局长胡秀成正在沉思,如何说服最后的5户,“胶着,真是胶着啊!”
 
  从指挥部一设立,便24小时轮流值守,分设“男女宿舍”,每晚都有6名人员住在这里。在男宿舍,一张破旧的木板床格外引人注意,此时,工作人员翻出手机上的一张照片:这张宽1.5米的床上,纵向躺着4个体型较胖的工作人员,有的枕着自己的胳膊,有的枕着报纸,有的侧着身子,有的脚搭在马扎上,“从左到右是刘志、孔龙、范琪、张仁谦,体重加起来起码600多斤。之前连躺的地方都没有,这已经算不错了。”
 
  历下区人社局的工作人员刚进二钢片区时,几十人都是坐在马路牙子上,等居民回家,上去做工作;之后,买了几十个马扎,这才有了坐的地方。之后,才进入单元楼,有了这个床,“这个床可立功了,中午当餐桌,吃完饭后能躺躺。”在二钢片区,工作人员在居民楼外就餐。
 
  下午5点
 
  部署晚上“蹲守”,有希望就不放弃
 
  9月4日下午5点,快下班了。但在征地拆迁指挥部,大楼里依旧熙熙攘攘,鲜有工作人员拎包下班,前来询问居民还有不少。答复疑问之余,工作人员凑在一起,部署晚上如何等居民回家,或者设法找到他们再谈谈,“只要有一丝希望,肯定不会放弃。”
 
  周涛和同事等了一天,48号楼上的两户居民仍没出现,邻居告诉他们,有一户还没签约的邻居可能晚上从外地返回济南。于是,他们派一路人马到车站等等看。天色暗了,周涛和他所在的小组来到砚泉学校附近,陪着相关邻居一起等未签约的被征收户。等待无果。周涛把家远的居民送回家,不甘心的他又回到48号楼下等了一会儿。自8月30日开始,他和48号楼的居民一起,综合分析未签约居民的家庭情况,其中一户未签约的被征收户可能在附近租住。
 
  9月2日晚,他在丁家庄寻找时,路太黑,他失手摔碎了手机屏幕,“找个维修店修一下,继续找。”
 
  晚上9点
 
  只要能签约,等到几点都行
 
  9月4日晚上9点,龙洞街道办事处位于居民楼里的“前指”仍灯火通明,街道党工委书记解伟、办事处主任潘欣以及多数党委成员围坐在桌子旁,商讨如何做通被征收居民的工作。此时,另外两路队伍正在鲁商国奥城、梁庄小区门口,寻找、等待未签约的被征收户。“只要能签约,几点都行,签约对我们是最好的消息。我们更要积极给他们做工作,帮助他们。”潘欣说。
 
  “潘主任在群里发红包了!”几名街道工作人员迅速开始抢。
 
  “啥情况啦?”“喜讯吗?”历下区人社局工作人员组成的“范范包包群”里也很热闹。平时,他们昵称稽查大队范队长“范范”;每次签约成功,群里会有红包奖励。在历下区人社局张仁谦看来,这是他们苦中作乐的一种方法,“平时入户很枯燥,用这种方式调节一下,抢抢红包欢乐一阵,更有干劲儿。”
 
  凌晨3点
 
  夜里送材料,大厦保安见着都惊讶
 
  过了零点,夜已深。各办公室仍有工作人员值班。“在征收时间节点,有时凌晨两三点钟,也有居民跑来签约。”历下区审计局的王璐回忆,8月31日是重要节点,他把材料送到历下大厦时已是9月1日凌晨3点,“那里的保安见到我,感到很惊讶。”
 
  做梦都在忙征收工作,对整日承受着巨大心理压力的指挥部工作人员来说,是常有的事。有人做梦梦到开车闯红灯去寻找被征收居民。张挺则表示,自己说梦话都在给选择产权调换的居民算账。
 
  “参加这次征拆的工作人员,不管是50后,还是90后,都冲在了最前线。征拆结束后,我们会把指挥部所在居民楼的坐标查出来,当我们老了,带着家人再来看中央商务区时,会骄傲地告诉他,这儿凝结着你前辈的心血!”采访结束时,一名工作人员对我们说。

 

 

 
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